人人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水滸浮世錄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暴怒的董雙
    [人人小說網]www.dmwfrn.icu    想到這里,高俅也站了起來,他所處的地方同樣是一個高臺,他站在這里俯瞰著下方已經越發難以支撐的董雙,只是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董雙,我不是沒給過你機會,是你自己不珍惜活命,那便不要怪別人,等到來世,再見了。

    雙手抱在胸前,高俅已經暗中取出了一個奇形怪狀的器械別在背后,只是沒有馬上發動。

    他在尋找機會。

    等利用完董雙,或是萬一失敗了,只能今天硬碰硬來奪取天下,就率先發動,瞬間滅了董雙!

    對于這個爭斗了這么多年的老對手,高俅談不上對他有任何輕視,實際上,只要稍有機會,他就會將這個可怕的對手一擊斃命!

    沒有誰,在這個天下比高俅更清楚董雙帶來的威脅。

    從孫安,到陳麗卿,影天的數次暗殺,陳希真,再到慕容復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交手,高俅都可謂是血本無歸,賠掉了無數大將和耗費無數心血的珍貴力量!

    所以這一次,高俅準備借此機會,在趙佶匯集天下精銳時,暗中設局把董雙引誘前來,再調兵狙殺他的軍隊。

    到時候,以一人之力對付天下精銳,高俅倒想看看,他董雙究竟有多少條命!

    果然,這次一用李師師為人質,立刻就把這個董雙和趙佶的破綻給逼出來了!高俅雙手后背俯瞰著全城的局勢,感受著這種大權在握,掌控全局的暢快感,他只是暢快不已。

    只要等十節度的兵馬接下來匯集齊全,就能徹底贏得這一次的戰局,無論趙佶和董雙有何等底牌,他們也必輸無疑了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信心滿滿,誓要奪取這帝位的這一天,必定不會這么平凡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岳飛,岳鵬舉,他怎么出來的?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岳飛?”

    一陣馬蹄聲傳來,打破了高俅的思緒,讓他的精神瞬間緊張萬分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他在聽到這道聲音的一瞬間,整個人就一陣顫抖,然后猛地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高俅猛地轉過身往后方看去,在他的視野極限,確實捕捉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不過一瞬間,那人騎著幽影飛馳而來,一個空翻已經平穩落地,他平靜的眼神打量著所有人,卻是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神色復雜不已,很明顯能看出,他現在的心情是何等掙扎,扭曲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整個東京城內,無論是躲在家里觀看的百姓,還是布滿所有街道的禁軍士兵,他們復雜的眼神都聚焦在了這個闖入亂局的年輕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人身高八尺五六,面如紫玉,手持一把黃金亮銀槍,不是金翅鵬岳飛,岳鵬舉是誰?

    沒想到,竟然讓這個岳飛從天龍閣沖了出來,這是什么人做到的?!

    一時間,站在高臺上的趙佶也神色慌張了起來,既然讓這個來到了戰場,如今西軍也在城內,要是他們和岳飛一起行動,今天可還有一線生機?!

    想到這里,趙佶死死地一咬牙,沉默了半天,他還是大喝道:“岳飛,你要是想贖罪,逃脫朝廷律法的話,就現在殺死董雙,為你血染大宋官兵的雙手洗去罪孽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岳飛掉轉了馬頭看向趙佶,眼神中凝重不已,雙手緊攥著,牙關雖然輕咬,也久久不能做出抉擇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就是個地地道道的叛徒,你岳飛,對不起朕對你的栽培,對你的無數厚恩。”趙佶說著,語氣也徹底變得瘋狂了:“岳飛,你今天要是敢幫助董雙,你就是個忘恩負義的畜生!”

    岳飛并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這些話語如同刀子一般,在岳飛的心臟上狠狠切割著。

    他何嘗不想精忠報國。

    但是,忠和義的抉擇,讓他如同刀割般痛苦,無法做出選擇。

    死死地咬著牙,他攥著雙拳還是站在那里不動。

    “元帥,不能殺董雙啊!”

    張憲揮舞著長槍大吼道:“要是殺了他,豈不是叫天下人以為我等無情無義,如何還有人看得起我西軍男兒!”

    西軍眾將校都呼喊著,希望岳飛能帶領他們殺出東京,畢竟,竟然岳飛順利脫困,那現在就是上好的機會!

    原本擔心岳飛被囚禁,不聽命令會傷害岳飛,盡管被金遼遼軍所敗損失慘重的他們怨氣深厚,拼命在尋找叛徒,但對于趙佶的聚集命令他們還是忍氣吞聲來了東京。

    結果這下岳飛不知道被什么人給放了出來,既然他恢復了自由,那也談不上任何投鼠忌器了,完全可以放開手腳,光明正大地殺出去!

    尤其是在眼下這個趙佶出賣國家,割地賠款的漢奸行為下,可謂是人人得而誅之,相信岳飛他也會做出抉擇,不為這種昏君賣命了!

    想到這里,張憲只是高喝道:“元帥大人,我等性命為您所有,只需您一句話,我們便為您戰天下之兵,哪怕與全天下為敵,我們也誓死不退,視死如歸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元帥大人,趕緊做出決策吧!”

    “元帥大人,我們誓死跟隨您,至死不退,我們便擁戴您為天下之主,掃清六合!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楚江樓也站在天龍閣的頂部,雙手抱在胸前,在這超過五十米高的天下第一高閣上,能輕松將全城之景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岳飛,你可不要讓我失望了。

    楚江樓看著岳飛的到來,以及全場發生的變化,他只是眉頭微皺,我可是在你身上,賭上了全部的籌碼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樣,只要你帶著人動手,以這座城池的混亂,我大金就能雷霆南下,不流血奪取這座都城,乃至迅速解決整個中原了!

    讓我看到,我救你出來的回報吧,岳飛,楚江樓的眼神越來越陰沉,他只是死死盯著下方,風吹過他的頭發,微微遮住了視線,他也毫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這個岳飛,就是全場的關鍵核心點!

    “夠了,都給我閉嘴!”

    正在呼喊的西軍眾將士放下了手臂,一臉茫然地看著這個岳飛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間,人們第一次發現岳飛也會發如此大的火。

    死死地攥著拳頭,岳飛也從馬上跳了下來,他只是眼神堅定地環視了附近所有人一圈,才高喝道:“我岳飛生為大宋人,死為大宋鬼,陛下如何,臣等只愿輔佐,助國興旺,絕不敢懷有任何二心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岳飛只是拔出劍將手腕割破,又高聲道:“都聽著,我以血肉在此立誓,此生絕不背叛朝廷,此身乃為華夏魂,休說如今,便是朝廷要殺我,也輪不到你們來混亂法紀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,烏云聚集,這初春的雨來的快,轉眼間已經醞釀了起來,降臨在了這蒼白的人世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,岳鵬舉,你還算有點良知,覺悟不錯啊,是個可造之材!”趙佶只是大笑道:“你今天只要殺了董雙,朕保證給你將功贖罪,就是以后重登舊位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過,這一切,就看你今天的表現了!”

    說完,趙佶只是怒目而視岳飛和董雙,也不發話,就那么靜靜地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岳飛的話在這雨夜中回蕩開來,讓所有人為之震驚。

    以至于趙佶后面的話,都沒什么人去關注了。

    西軍眾將失望地看著岳飛,眼神中盡是濃郁的頹廢,就像被霜打壞了的茄子一般,毫無斗志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岳飛看見董雙向他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鵬舉,你動手吧。”

    董雙語氣沉重,只是攀著岳飛的肩膀,眼神淡然地看向他說道:“我也說了,你就不要再有任何猶豫了,你動手吧,死在你手里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岳飛死死地咬著牙,他眼神復雜地看著董雙,心中想到母親的期望和自己為之奮斗終身的目標,只覺得難以抉擇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了多久,嘴唇都已經破了,鮮血淋漓,咸咸的感覺涌入嘴里,讓大腦清晰了無數倍,然而,這些刺激卻讓岳飛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也沒說,岳飛只是抱著頭,淚流滿面,忽然,他猛地抬起了頭對著天空大喊著。

    “啊,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,是那么絕望,如同一切已經破碎的孩童一般,站在家的廢墟前,家人的尸體前痛哭流淚。

    那一瞬間,回憶如同大海的浪潮一般,狠狠地撞上了岳飛的思緒,讓他渾身炸裂般疼,無法思考。

    過去的一切,仿佛戲劇一般,在腦海里放映著,讓岳飛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“鵬舉,你一定要忠君報國,做一個愛國愛民的大人物。”母親抱著岳飛,只是淚流滿面道:“你要用自己的力量,改變這個黑暗的世道,你一定要做到你爹他的期望,你一定要做到,你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母親不斷地重復著這些話,她的眼神中盡是期望,對兒子的無限期許。

    “是,飛……飛兒明白了……”岳飛痛哭流涕著,看著躺在床上的母親消瘦的身軀和病容,只是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誰也想不到,只是從師父那里拜師學義歸來,母親就已經如此病重,不久于人世了!

    “孩兒……是孩兒不孝……”岳飛只是語氣顫抖著,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流了下來,他看著母親的臉,緊緊握著她的手只是痛哭道:“孩兒十年未歸,不想母親已經如此病重,孩兒對不起母親的養育之恩啊!”

    “別傷心了,孩兒,既然這樣,你也已經從周大師那里學了治國統軍和一身武功,娘也就放心了。”岳飛的母親只是勉強著笑道:“記著娘的托付,無論如何,也要做一個好人,要精忠報國,要……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“娘,你……”

    岳飛感受著母親的雙手已經猛然墜下,這個少年就像崩潰了一樣,趴在床上痛哭著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過去,夜幕下,這處深山老林里,已經多出了一個人,一座墳。

    “娘,你死了,我唯一的家人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岳飛跪在墓前,只是神色麻木,看著他布滿血跡的雙手和血絲充斥的雙眼也知道,他已經在這里挖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不會就此倒下,停滯不前的。”

    岳飛撐著膝蓋緩緩站了起來,他看著眼前的墓碑,只是右手握拳抬到了胸口,沉默了片刻后,還是語氣平靜地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會一輩子把爹的托付和您的囑咐記得,我會將他們銘刻在我岳飛的骨子,魂魄深處,直到我——”

    岳飛猛地一轉身,背上背囊到肩膀處,便踏上了前往延安的路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話語,卻回蕩在這片荒無人跡森林的深處。

    “讓這個天下,再無一家破人亡,妻離子散的存在,光芒照不到的黑暗,否則,我就是神魂俱滅,拼到最后一滴血,也要與那些人奮戰到底!”

    朝露沾上了少年的衣服,如夢幻般晶瑩透剔,而少年速度越來越快,身后的家鄉,也離他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月光,照耀著他的身影,將影子拉長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頂點
http://www.dmwfrn.icu/171/171826/81479325.html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mwfrn.icu。人人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agxs.net
捕鱼达人千炮版外挂 最新福建体彩22选5 快乐扑克三最大遗漏值 qq股市直播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 本人自创一肖公式规律 股市行情 炒股怎么炒才能赚钱 福彩3d和值跨度走势连线 江苏十一选5走势图500期 幸运飞艇怎么抓3码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 河北快3一定牛和值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广西快乐十分走贴吧 炒股高手 安徽11选5中奖助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