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東丘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陳年謎底
    [人人小說網]www.dmwfrn.icu    替天行道,懲惡揚善,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,乃是江湖人的道義本分,義士的良好品德。陸謙玉搭救王友善,便是不違背此道,不想這一環,層層相扣,竟然發現江湖中一慣犯團伙,設下陰險的計謀,虧得讓陸謙玉識破,追到大豐城外夫子廟,正欲動手,更從匪徒的口中得知了一個驚天的秘聞,令人恨得是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提及二十年前,萊州萬家那場慘禍,陸謙玉父母身死,浪流家破人亡,矛頭直指魔炎教派,陸謙玉自知道這件事情后,對兇手為魔炎教派深信不疑,可后來遇到了邱凌云,他當面說,萬家之事不是魔炎教派所為,這種大人物,豈能說謊誆騙陸謙玉,陸謙玉又是困惑不解,陷入團麻,欲求兇手所在,夜夜夢里尋求答案,誰能想到,在這僻壤一隅,荒草群山之間,從這些宵小之徒口中探的真相,一時間,消息令人心欣喜,亦如晴天霹靂砸下來,陸謙玉愣了一愣,細細聽下去。

    老大似乎不悅有人說出當年萬家之事,語氣生硬,叱喝道:“老二,你說話有個分寸,什么該說,什么不該說,要張弛有度,年紀不小了,又是老江湖,你可知道,這件事情分量多重,萬家之事,以后絕不要提,你要命不要了?”

    老二看老大真生氣了,喪氣垂頭,說道:“我不是要說那件事情,我的意思是說,大哥你完全不用漲他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,那三個人,武功雖好,有什么關系,他們在明,我們在暗,給他們來一個黑手,馬王爺有三只眼睛,卻也看不出來,誰給他們一下子,咱們這里還有從祖師爺哪里,得來的‘迷倒神’呢,再厲害的人物,吸上一口,全都扛不住,咱們有啥怕的?”

    老大想了想,說道:“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,咱們這次,得了王小姐,損失了幾個兄弟,也能說得過去,有了小姐再說,就不怕王友善那個老東西不就范,試問天下將,誰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水靈靈嬌嫩的女兒,失陷于賊人之手,屆時,王友善還不是我們掌中之物,在這里休息片刻,少時邊走,離開大豐城一代,避開了那三個家伙在說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陸謙玉已不能自己,拔出劍來,恨不得立即沖上去,抓住兩個人詢問,他們祖師爺是誰,好報此生大仇,就在這時,廟中有人喊道:“老大,二哥,這娘們醒了。”

    老大聞之,說道:“小娘們,還挺能睡的,在當武師的時候,老子就看這個小娘們長得好看,從此魂牽夢繞,這次,好不容易弄到手了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二緊隨其身,說道:“大哥,依我看,就把這個小娘們留下來,給你當個夫人,豈不美哉,過些時候,造出一雙兒女,干出幾件大買賣,咱們就歸隱市井,好好享個清福,打打殺殺,終歸還不是長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老大罵道:“你他媽的,小老兒,你知道大哥的脾氣,大哥從來不想結婚,跟女人結婚有什么趣味,天天守著一個娘們,眼睛不倦,耳朵也倦了,女人就是用來玩的,等咱們兄弟玩夠了,在她身上播下一些種子,送還給王友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著,走進了破廟,外面只留下了劍男和刀男兩個人看守,陸謙玉一看機會來了,意欲行動,又怕這倆人發現,追魂十二,妙勇追魂釘,搜搜兩發,兩人應聲而倒,陸謙玉踏草而行,來到門口,一溜煙,鉆了進去,來到小院之中,一看兩個人,各是眉心中招,一個紅點,不見流血,登時了賬,陸謙玉搬動尸體,扔出院外,悄悄往破廟口移動,來到地方,探頭一看,正見老大,老二要動禽獸勾當,地上草席上坐著一個妙齡女子,身穿羅裙,腳踩花鞋,纖纖細腰,紛紛面頰,氣的是直哭,便是王小姐了,屋內一共七個人,老大,老兒之外,還有五個,各提著兵器,有漁夫打扮的,有樵夫穿搭的,還有一個儒學的爛人,陸謙玉猜測,這些人具是一起的,死掉的是四五六七,還是一二三八等等,老大是個連毛胡子的漢子,長得不高,正對王小姐猥褻,雙手不斷的在王小姐身上亂摸,其余人,發出陣陣淫笑,王小姐雙手背后,雙腳被牛筋繩子捆著,動不動,躲無可躲,羞辱之下,張嘴就咬,陣陣痛罵。

    “作惡的畜生,你們不得好死,我爹對你們不薄,你們卻恩將仇報。”王小姐罵完之后,看對方的臟手靠近自己的下巴,張嘴就咬,哪里有能得手?

    老大哎呦叫了一聲,罵道:“他媽的,你個小賤貨,哭什么哭,喊什么喊,到了我的手里,那就是羊入虎口,你還想著逃走么,別做夢了,大爺肯照顧你,是你的福氣,誰讓你填生長了一副桃花臉,讓老子寢室難安,何不遂了老子的心愿,盡享男歡女愛,快樂一個晚上?”

    老二道:“大哥,你跟他費什么話,這廟今天就是你的洞房花燭,神龕之后,六弟早就安排好了,錦被香席,暖光迷情,不過,大哥,你可慢著點,別一見著美女就控制不住,一定要懂得,憐香惜玉,細水長流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老大罵道:“王八羔子的,老二,就你懂事,照你這么一說,把我的情欲勾起來了,兄弟們,大哥先去云雨一番,這小丫頭,早晚是要破戒的,與其留給了其他人,倒不如咱們先教教她閨房的樂趣,為她長長見識,等著我完事了,兄弟們在一個個的來。”

    廟中淫笑不止,又有人說:“大哥,你別情急,小心著點,別弄壞了,壞了兄弟們的性質。”

    王小姐見事物轉機,心里絕望之情無以復加,只求一死,說道:“狗王八,你們玷污本姑娘,不得好死,就是姑娘做了惡鬼,也不會放過你們,日日糾纏,夜夜索命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聽,又是一陣大笑。

    須臾,老大說道:“你做鬼也好,做人也罷,那不是咱們兄弟考慮的問題,總歸你現在是個完整的稀罕物,咱們樂呵樂呵,再把你還了銀子,豈不美哉,閑話少說,春宵一刻值千金,哥哥我帶你,享受人間極樂。”說著,餓虎撲食一般,伸手要抱王小姐,剎那之間,只見一道綠光穿堂進來,掠過老大的手臂,釘在墻上,老大哎呦一聲,痛苦大叫:“我的胳膊。”那一只右胳膊,從肘部完全切斷,鮮血噴涌。

    廟中眾人一時驚呆了,等緩個神來,一個身影從門外撲來,劍氣洶涌,刷刷幾劍,要了門口兩人性命。

    老大暗叫不好,舉刀對王小姐砍下去,說道:“閣下莫要沖動,要不然···”

    嗖的一聲,一枚追魂釘已從外面打來,設在這人的手腕上,此人腕上一疼,鋼刀脫手,追魂十二,連同第二枚追魂釘,將刀磕開,保住了王小姐無虞。

    陸謙玉已箭步沖來,把劍往老大脖子上一架,并不殺他,因為他要探聽當年萬家之事,否則,即便佛祖顯靈,陸謙玉也絕對不留他性命了。

    老二見勢不妙,轉身從窗戶走,末了,頭剛出去,給人一腳踢了回來,魏斌打破墻壁,硬闖下來,喝道:“想要活命的,給我別動,趴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殿內幾人,面面相覷,丟掉手中的兵器,一時趴在地上,不敢妄動,陸謙玉抓住老大衣領,扯到中間,叱喝道:“好一個慣犯,你敢下如此喪盡天良之事,除了一死,別無他法了。”

    老大嚇得雙腿軟了,要不是陸謙玉抓著,早就癱在地上,口中哀求道:“兄臺,不不不,大俠,饒命,饒命啊,我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松開手,此人像個無骨生物,亦如一灘爛泥,雙膝還算是硬朗,跪在地上,連連磕頭,陸謙玉道:“你少來這套,我不殺你,還有旁事,與此事無關,你若安排了我,給你一個活路,我不計較,幸虧老天留你一命,不至于讓你玷污了王小姐的清白,否則,我放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那人一個人的勁的磕頭,堂堂一個漢子,為了活命,竟然做出這等恥辱的事情來,讓陸謙玉大為不滿,心想:‘此人若是硬氣點,我陸謙玉還能刮目相看,不曾想居然是個貪生怕死的小人。’

    場面一制住了,追魂十二上前,解開王小姐的捆束,禁錮時間長了,王小姐竟然站不起來,追魂十二不得不扶起她,她作個揖,說道:“小女子,承蒙各位壯士相救,如若不然,只有被這些人玷污了,布面一死,毫無顏面活在人世間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道:“王小姐,你何須感謝,清理江湖上的弁髦之徒,原本就是我輩應盡的義務。”

    王小姐抹去臉上淚痕,一雙大眼,汪汪看著陸謙玉,說道:“壯士,你們可是見過我的父母了,我聽這幾個強盜說,讓他們遇到了三個高手,便是三位吧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道:“你父母無事,稍后送你轉換,小姐受苦了,追魂兄弟,護著小姐先休息去,我與這幫人,另有一筆陳年舊賬要算個清楚不可,魏斌,你可幫忙,把那個鼠輩,揪我我這里來。”

    魏斌道了一聲好,單臂之力,將老二扔了過來,陸謙玉毫不客氣,發出一道真氣,迎面撞去,那人好像碰到了一堵石壁,凌空摔下來,臉色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陸謙玉道:“你們可知,我與你們還有什么事要算?”

    老大還在一個勁的磕頭,腦袋上紅腫一片,老二冷眼看陸謙玉,哼道:“要殺就殺,要剮就剮,橫豎都是一刀,眼睛一閉,老子圖個清閑,先到下面世界等你們去了,你在上面有一身的本事,等到了下面,我量你還有本事么,老子到時候再找你算賬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怔怔,哈哈笑道:“好小子,有骨氣,既然你求死,我成全你,我不喜歡一劍就送你這種人歸西,反而有其它的辦法來折磨你們,你當我喜歡人什么樣的死法,直接殺了,摸了脖子,掉了腦袋,那多沒有意思,我更喜歡如此···”話不說完,抬手就是一劍,貼著面頰而走,老二只覺得腮幫子一涼,一道鮮血飛出來,然后才是疼痛,他的一只耳朵,已不再屬于他了,這人下意識的向自己的耳朵摸去,發現耳朵果然是沒了,頓時嚇得褲襠泄洪。

    陸謙玉冷笑道:“記住了,我的名字叫做陸謙玉,你們走江湖的,定然聽過我的名字,我問什么,你們就說什么,說錯了一句,或者不說,我就割掉你們臉上一件東西,你們若是還不說,我就一片肉,一片肉,把你們剔成白骨,信是不信,都在你們。”

    聽到陸謙玉三個字,賊人如五雷轟頂,老大抬頭,看了陸謙玉一眼,竟哭求起來,說道:“陸大俠,陸大俠,你的大名,我久仰了,不知道你要詢問什么,我不干瞞你,只求你能饒我一命,我右手已經廢了,難以作惡,看在我真心悔悟的份上,求求陸大俠,繞我一條狗命。”

    老二乜斜老大,罵道:“他媽的,大哥,我敬重你是一條漢子,怎么在陸家小雜種的面前,這么沒用,他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好像拜神一樣的拜他,你做的壞事還少么,難道真以為他會放你一條生路。”罵完了老大,老二又對陸謙玉放聲大笑,說道:“陸謙玉,該是我命運如此,你來了很長時間吧,我們百密一疏,沒有料到如此,想必你是聽到了我說起萊州萬家的事情,觸動了你往日的仇恨,陸銘夫婦,連同說武林之中,好幾十個出名的高手,全死在了萬家的大火之中,你想調查處兇手是誰,于是想從我們身上找吧,那我可以告訴你,你這是做夢,天方夜譚,我冷血手,張燁,也絕不會告訴你一個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陸謙玉說完,孤寒貼著張燁的腦袋瓜子走了一劍,原本他有一頭烏黑茂密的長發,這一劍,用力基準,下手穩健,貼著發根,把他剃成了一個禿頭,劍快若流星,張燁甚至來不及反應,這一下,全場唏噓。

    張燁一摸腦袋瓜子,后背一涼,說道:“你···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道:“你這個人很聰明,能夠舉一反三,推斷我來了很久,那是不錯的,你們說什么,做什么,我是聽得,看得,一清二楚,為求真相,我在江湖上,漂泊了多年,怎料,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,竟是你們這些小人,掌握著往事的脈絡,近日說與我聽,饒你不死,身上殘了,還可以繼續活著,你若求死,我保證,不會讓你死的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老大痛恨道:“老二,你他媽的,我讓你別亂說話,你好端端的,提起那段時間來做什么,祖師爺是怎么說的,我們若是膽敢說一句萬家之事,他不會放過我們,現在左右是個死了,陸大俠,你是要找我們的祖師爺吧,我告訴你,我可以說。”

    老二道:“老大,虧我這么多年叫你大哥,什么好事都讓著你,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,你現在說有什么用,你說了之后,陸謙玉不會放過你的,只怕你一樣,還會死的很慘。”

    老大道:“陸謙玉,你發誓,只要我說,你就不殺我?”

    陸謙玉笑道: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有些人不見棺材不掉淚,那我不會客氣,你若是乖巧,告訴我當年,萬家大火,是何人所放的,我饒你不死,又有何難?”

    老大道:“好,我相信陸公子,這就告訴你當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陸謙玉點頭,說道:“這樣,我問你什么,你就說什么,看來你的同伴是不會說了,你每回答我一個問題,我就在他的身上割下一塊肉。”

    張燁一聽,渾身嚇得一哆嗦,陸謙玉用行動證明,他絕對不是在恐嚇,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陸謙玉從來不會對仇人留半份的顏面,張燁急道:“陸謙玉,你想錯了,林狠,他h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懂得還不如我一個屁多,你問他,哈哈哈,他能告訴你什么,當年在萊州,放火的人又是誰,下藥的人又是誰,我們又是如何接近這些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的,這些事情,他怎能告訴你了?”

    陸謙玉道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,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林狠怒道:“張燁,你個孫子,剛才罵我做什么,現在反而搖尾乞憐了,你兩面三刀,變臉忒快,以為是在唱大戲呢,陸公子,怎么會信任你?”

    張燁爭辯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,祖師當年為了殺人滅口,差點把我們害了,要不是那個晚上,我拉著你去出恭,焉能有命在,平享受這么多年的人間的富貴?”

    林狠道:“好,你說一句,我說一句,看看咱們兩個誰知道的多。”
http://www.dmwfrn.icu/172/172131/81479336.html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mwfrn.icu。人人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agxs.net
捕鱼达人千炮版外挂 甘肃快3走势图走势图手机版 湖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95期 股票价格指数期货 江西11选509期中奖号 六合配资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上海快3形式走势图 福建31选7中奖概率 股票分析网站 香港2020年六开彩资料精选 云南快乐10分遗漏真 股票在线开户 湖北快三所有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开奖直播现场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